首页

科幻小说

冷案重启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冷案重启1: 第十九章 爱与憎恨(1/5)

    萧兰草开车来到一家绝对不能说是便宜的餐厅,他报了名字,服务员把他们引到里面的雅间。

    他的朋友已经先到了,坐在雅间里喝茶,男人大约三十出头的年纪,穿着t恤衫,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一个很大的斜肩包,桌上放的单眼相机也很抢眼,他的气场就差在脑门上写着“我是记者”四个字了。

    萧兰草走过去坐下,介绍说:“这是我新收的小弟,甘凤梨,这位叫苏扬,自由撰稿人兼记者。”

    “你好你好。”

    苏扬起身跟甘凤池握手,甘凤池已经习惯了萧兰草的信口开河,冷静地纠正道:“不是小弟,是新搭档,也不是甘凤梨,是甘凤池,大侠甘凤池的那个甘凤池。”

    苏扬哈哈大笑着坐下来,对萧兰草说:“有搭档就好,这顿应该不是我请了。”

    “是我请你帮忙的,怎么能让你请客,”萧兰草笑眯眯地说:“大家放心吃,饭钱我来付。”

    “你有钱吗?”甘凤池和苏扬异口同声地问。

    “你们好像很默契啊。”

    “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

    苏扬说出了甘凤池的心声,点了菜后,他从斜肩包里拿出一个小录音器,递给萧兰草,说:“这是当年徐远秋一案的所有相关人员的录音,为了帮你找到那位记者,我的鞋都跑烂了两双。”

    “你怎么不打的呢?”

    “打的你报销啊?”苏扬没好气地说:“十几年前的案子,你以为这么好翻?”

    “不过最后还是让你翻到了,证明你很厉害。”

    “那是,我问了很多人,才问到跟踪报道案子的记者是谁,但他两年前就过世了,后来我去他家询问,他太太说他过世后文档资料都处理掉了,我们找了好久,只找到他追案子时做的录音,这是他太太给我的,说希望能帮上忙,东西也不用还了。”

    “她那么信任你?”

    “这不是托熟人帮忙说话嘛,她听说我是报道过很多事件新闻的著名记者,就放心地给我了。”

    听着萧兰草跟苏扬的对话,甘凤池想起来了,在最开始调查医疗事故时,萧兰草曾打电话给记者朋友,让他帮忙找线索,原来那个朋友就是苏扬啊。

    萧兰草打开录音器,里面传来记者跟采访对象的对话,内容是说徐远秋的为人和她在出事前后的精神状态,他听了一会儿,又按快进,另一位采访对象回答的也是类似的内容。

    甘凤池听着,问:“这对我们查案有帮助吗?”

    “不知道,不过至少可以帮我们了解当时医院内部的情况。”

    饭菜上来了,苏扬立刻拿起刀叉吃起来,他吃饭的速度很快,甘凤池吃到一半时,他已经吃完了,说:“我要去跑案子了,你们慢慢吃,如果事情查清楚,别忘了通知我啊,让我做独家报道。”

    苏扬走后,甘凤池出去付了账,回来后发现萧兰草靠在椅背上听录音,他点的牛排放在那儿动都没动,只把旁边的玉米浓汤喝了。

    这就是典型的饱眼福。

    想想自己刚才吃的生菜沙拉,甘凤池忍不住流口水了,他没去打扰萧兰草,探手悄悄将盘子拉到自己面前,拿起刀叉正要吃,萧兰草忽然说:“病人不适合吃这类食物。”

    “我已经吃糠咽菜好几天了。”

    “如果你不想继续住院,就忍一忍。”

    想到医院里的饭菜更清淡,甘凤池只好放下了刀叉,对着牛排发出感叹。

    “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明明你在我面前,我却无法吃掉你。”

    “今后有的是机会,牛排打包给正义。”

    这东西时间长了还能吃嘛。

    甘凤池很怀疑,他叫来服务员打了包,跟萧兰草出了餐厅,萧兰草问:“你能开车吗?”

    “没问题,开车又不需要用力气。”

    车钥匙丢了过来,萧兰草笑眯眯地对他说:“那你就慢慢开吧。></a>”

    半小时后,甘凤池明白了所谓慢慢开的意思——萧兰草没指定去哪里,只是让他顺着车流一路开下去,他自己坐在一旁听录音。

    甘凤池也想听,为了不分心,他找了个停车场把车停下,跟萧兰草一起听起来。

    这位记者当年采访了很多人,其中有医疗人员,也有窦家的朋友跟徐远秋的朋友,大家站在各自的立场上表达看法,甘凤池停车的时候,接受采访的是一个上了年纪说话慢条斯理的女人。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的立场比较微妙,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立康医院的医生了,但毕竟在那里做了三十多年,所以感情上不想看到它出事,但另一方面出于私心,我也不想玉芬受伤害,她父母很早就离异了,她母亲跟我一样,在立康做了很多年,你也知道医生有多忙,她没时间照顾孩子,就把玉芬放在医院,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