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冷案重启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冷案重启1: 第二十章 迟到的真相(2/8)

,摸摸额头,说:“不知道,因为没等她说出来,我就打断了,我当时特别恼火,因为她的问题,我的家人都被卷入了是非中,可是她却不肯认错,还在坚持那些无谓的观点,火上来了,我就直接跟她说分手。”

    “然后呢?”

    “没有然后,她听了后愣了一会儿,说了句对不起就把电话挂了,我火气消下后,也觉得自己说得太过分,怕她胡思乱想,就赶紧叫了车去医院,谁知到了后她已经……我不敢说我们在电话里吵架,那样肯定会有人攻击我,说我害死了她,到时我们家又不得安宁了,所以我就说她压力大才会想到自杀,但这也是事实啊。”

    “你没有想过她说的不是医疗事故那件事吗?”

    “想过,但我觉得是她想多了,大家遇到这种事,肯定都想找客观原因,而且不管真相如何,她都已经死了,如果再过多纠缠,只会让我的家人受害,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胡文臻说完,看看萧兰草,问:“不会真的有其他原因吧?”

    “一切都还在调查中,谢谢你的协助。”

    萧兰草道了谢,走出公司,甘凤池追上去,小声说:“对不起,科长,我没顺利完成任务。”

    “不,你完成得很好。”

    “啊?”

    看到萧兰草笑眯眯的脸庞,甘凤池恍然大悟——科长不会是一开始就存了让他打头阵的想法吧?利用他激怒目标后,好让自己有机可乘。

    真是只狡猾的狐狸!

    像是听到了甘凤池的腹诽,萧兰草叫:“凤梨仔。”

    “有!”

    “现在你明白了,今后你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啊。”

    “是啊,要说老奸巨猾,我还要跟着科长您好好学习呐!”

    “嗯?”

    “我是说,所有谜题都解开了,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去找窦太太?”

    “不,还有最后一块拼图没到手。”

    萧兰草停下脚步,微笑看过来,原本是很有魅力的一张笑靥,此刻看在甘凤池眼中,却如恶魔般的恐怖,直觉告诉他,倒霉事又上门了。

    “干、干吗?”

    “凤梨仔你的体力恢复了吗?”

    “啊,好像……还可以……”

    “很好,那我们去挖时光胶囊吧。”

    “哈……”

    傍晚,长青墓园一隅,夕阳斜照着墓碑,碑上照片里的孩子笑得很开心,冯玉芬情不自禁地伸过手去,慢慢抚摸照片。

    那是窦英入院第二天拍的照片,她凝视着照片,这一刻时光像是停止了,在她记忆里,孩子永远都是照片里的样子。

    身后传来脚步声,寂静的墓园里,一点儿声音都会变得特别响亮,她转过头,来的是萧兰草和甘凤池,甘凤池手里还拿着一束花。

    “我来看看豆芽菜,顺便告诉他案件结果。”

    甘凤池走到墓前,那里放着一大束花,他将花放到花束旁,合掌默祷。

    萧兰草说:“我听管理员说,窦太太你每个月都会来这里。”

    “因为小英是个很怕孤单的人。”

    萧兰草和甘凤池的突然出现让冯玉芬很吃惊,但她马上就镇定了下来,微笑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因为科长让老白监视窦家附近的交通监控器,所以要了解冯玉芬的行动简直易如反掌。

    甘凤池不敢明说,道:“碰巧我突然也想豆芽菜了。”

    “哼!”

    冯玉芬脸露不屑,这跟她高雅的气质格格不入,虽然猜到了她是凶手,但甘凤池还是无法接受她卸下面具的<ark></ark>样子,问:“有什么问题?”

    “什么突然想他了,他死后这么多年你有来过吗?你这种外人只是偶尔想起来,发发善心罢了,如果不是发生案件,你会来这里吗?”

    甘凤池哑口无言,抬头打量冯玉芬,她已经卸下了伪装,既没有之前温柔贤淑的气息,也没有悲伤绝望的模样,而是高傲、冷漠还有自信。

    她穿着一身浅粉色的西服裙,耳环和项链搭配着粉色的珍珠,甘凤池的目光扫过她的右手,原本戴在无名指上的婚戒已经摘下来了。

    是啊,窦剑承死了,她不需要再表演相濡以沫的剧情了。

    萧兰草说:“管理员说你给了他一大笔钱,拜托他每个月帮窦英的墓清理上花,你是准备出国吗?”

    “是的,我母亲在国外,我准备把这边的事处理好后就过去,以后大概也不会再回来了。”

    冯玉芬说完,直视萧兰草,同样付之微笑。

    “我知道你们警察怀疑是我杀了我先生,你们现在正在极力调查线索,不过你们大概也失望了,你们不会找到的,因为我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