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看不见的嫌疑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看不见的嫌疑人: 4(1/2)

    太阳出来打了个照面,就早早收工走人了。云层压得很低,天气有些闷热。

    上午11点,香樟花园咖啡厅还比较冷清,只有零星的几个客人。几个年轻的女服务员站在吧台前闲聊,声音压得很低,偶尔传出“咯咯”的笑声。

    江枫和林小砚在靠窗的卡座上坐下。窗外的香樟树已失去了往日的苍翠,江枫不禁想起,新年第一天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他把林小砚从看守所接出来后,正是坐在这个位置。那次见面的每一个细节,都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历历在目。

    几天没见,林小砚明显消瘦了,两眼红肿,左臂上别着黑色袖章。她怔怔地盯着窗外,眼神空洞,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大厅回荡着王菲的《微风细雨》,嗓音清澈空灵,缠绵悱恻:

    <sall>微风吹着浮云</sall>

    <sall>细雨漫漫飘落大地</sall>

    <sall>淋着我淋着你</sall>

    <sall>淋得世界充满诗意</sall>

    <sall>……</sall>

    二人干坐着,相对无语。

    服务员端上来两杯咖啡,暂时缓解了尴尬。林小砚低头搅拌咖啡,小勺撞击杯沿,发出清脆的响声。江枫嘴唇嚅动了几下,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半天只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你又没做错什么。”

    “可是……”江枫欲言又止。

    “我爸死得很惨,我是很可怜,但是用不着你同情。”林小砚眼眶湿润,“不管我爸做过什么,在我心目中,他永远是全世界最好的父亲。”

    “对不起!”江枫感到一阵刺痛。

    “你一直在利用我,接近我爸。”

    “我没有。你误会了,小砚。”

    “误会?”林小砚抬起头,目光逼视江枫。

    “我没想到会是你爸。”

    “你明知道我爸与案子有牵连,为什么瞒着我?我爸真是瞎了眼,亏他对你那么好。”

    “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

    “你不往下查,谁知道?”

    “对不起!”江枫顿时语塞。

    “你今天约我,就是为了说对不起?”

    “对了,还有一件事。”江枫如梦方醒,从包里拿出一张a4纸文件,“案子现在已经查清结案了,李莉芳的死与你无关,这份《解除取保候审通知书》是给你的。”

    林小砚接过文件,看也没看,直接撕成了碎片。“江枫,你知道吗?我现在多么希望那个女人是被我撞死的。”林小砚再次哽咽,“如果能换回我爸,我宁愿自己去坐牢!”

    江枫沉默,无言以对。为了帮林小砚洗清嫌疑,江枫发誓要侦破此案,并曾无数次想象她接到这份通知时欢呼雀跃的样子。他曾想象过一百种可能,却没料到,会是今天这种情景。

    林小砚从包里拿出两个牛皮纸信封,推到江枫面前:“昨天整理我爸的遗物时,发现这两封信,一封是写给我的,一封是给你的,你都看看吧。”

    江枫接过信封。第一个信封上写着“江枫亲启”,没有封口,里面有四五张信纸,是手写的。江枫展开第一张信纸:

    <sall>小江,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我是罪有应得,不值得同情,你不要有任何心理包袱。很多年前,我曾抢救过一个人贩子,被害人家属把我的办公桌都掀翻了,质问我为什么要救一个死有余辜的人。我从不认为我做错了,不管这个人以前做过什么,只要他躺在手术台上,就是我的病人,我必须全力以赴。每一个人来到世上都有自己的使命,我是医生,我的使命就是治病救人,你的使命就是寻找真相。你是个好警察,你干得非常出色。真的!</sall><cite></cite>

    <sall>最近几天,我老在噩梦中惊醒,醒来后大汗淋漓。你每向真相接近一步,我的绝望就加重一分。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我写了一份亲笔供词,案件全部经过都在里面,希望对你结案能有帮助,我只能为你做这些了。小砚能遇上你,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如果因为我而影响你们的感情,那我将更加罪孽深重。我曾经不止一次幻想,如果我有一个儿子,应该就是像你这样的。江枫,我们今世无缘,来生再见!帮我照顾小砚,拜托!建国绝笔。</sall><u>?99lib?</u>

    江枫鼻子一酸,放下信纸,扭头看窗外,稍稍稳定情绪。后面几页是林建国写的亲笔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