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惊魂玩具房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惊魂玩具房: 凶宅(1/4)

    <span css="ter">〔法〕苏克特·朗迪</span>

    自从加入灵异会以后,我就没有过上一天安宁的生活。成天替别人催眠,结果却弄得自己经常失眠。最麻烦的是总有一群自认为见到“鬼”或“神”的人,或神秘或慌张地找上门来要和我“讨教”。

    其实世界上并不是到处都存在鬼,人有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吓自己。甚至有很多时候,最可怕的都不是鬼,而是人。

    说了这么多,我认为我还应该强调一件事,那就是我搬家了。

    这里离市中心有十几里路,环境很好,很安静。房东住在市中心,每两个月回来收租一次。隔壁住着杰恩一家,他是个桥梁工程师,有一对儿女,他的母亲瑟拉婆婆也跟他们生活在一起。

    杰恩性格比较单纯,但第六感很强,对灵异的东西也非常好奇。因此,只要我在家,他便是我唯一的客人。

    那天,我正在家整理资料。有人敲门,原来是杰恩。

    “有什么事吗?”

    “劳切莉小姐,今天是我母亲生日,我们全家请你来我家吃饭。”杰恩友好地说。

    “我——这不太方便吧?”说实话,来这么久,我还没去过他的家。

    “有什么好客气的,大家都是邻居,你就过来吧。”说着便拉我到他家。

    我坐在客厅里,突然发现客厅一角坐着一个穿白衬衫黑裤子的老伯。我好像从来没见过他,但也许是他们家的客人吧。我正要过去打招呼,瑟拉婆婆便端了碗汤走出厨房。

    “劳切莉小姐,真高兴你能来,快坐下来吃饭了。”她说。

    “叫那个老伯也过来吃啊。”我一边说,一边指向刚才老伯坐的地方,却发现那个老伯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哪有什么老伯啊?小姐,你是眼睛看花了吧?”

    “哦,可能是吧。”我不置可否地说道,但心里却不禁为之一颤,刚才绝对不会是眼花。

    “肯定是工作太忙了,太累才这样的。”她给我倒了杯红酒说道。

    生日会持续了两个小时就结束了,瑟拉婆婆后来说身体有点疲倦要去休息了,我看了看时间,也告辞回家了。

    第二天,瑟拉婆婆死了,是从阳台上摔下来的,大家悲痛万分。

    杰恩红着眼睛,哽咽着说他对母亲的回忆,我不停地安慰他。

    但职业习惯使我注意起一个问题,那就是杰恩一直没提起过他的父亲。当然,看他那么伤心,我也不好再问。

    安葬瑟拉婆婆那天,我也去了。回来的时候,我发现杰恩的神色有点不对劲。

    “杰恩,怎么了?”我关心地问。

    “劳切莉小姐,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老觉得还会有什么事要发生,真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脸色苍白地说。

    我感到一股凉意直冲背心,于是不禁打了个冷战,“杰恩,没有什么,只是你太伤心了。”我拼命使我和他平静下来。

    “不,小姐,我说的是真的,我害怕是有原因的,我的第六感很强你也是知道的。怎么你就不相信我呢?”他有点急了。

    “不会的。杰恩,你冷静点,谈点别的行吗?”我拼命转移话题,“哦,对了,我怎么没听你提到过你父亲呢?介绍一下他的事好吗?”没想到这时我会提出这个问题。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表情,但马上就平静了下来,淡淡地说:“死了,几十年前。”

    “杰恩,我今天晚上有点事,晚点回家。”他的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对杰恩说。

    眼见两人要说话,我觉得自己在这有点碍眼,正准备告辞回家,突然,我无意间看了一眼他妻子的背影,我发现……

    第二天上午,我正在写关于灵异的报告。突然,我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瓦斯!是杰恩家传来的!

    我连忙报警。但消防队赶来时已经晚了,瓦斯虽然关了,但杰恩的妻子却死在了卧室里。

    杰恩的预言实现了?!

    半个月不到就失去了两个亲人,我不敢想象杰恩的伤心。他刚到家,看到眼前的情景就昏倒了,邻居们把他送到了医院。

    从医院回来后他不吃也不喝,我想我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安慰他们。

    我想到了我在他们家见到的那个老伯,那天我看到他妻子的背影,她的旁边居然走着那个老伯,但她毫无察觉。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难道仅></a>仅是巧合?

    接下来的那几天,我发现杰恩变得怪怪的。他经常用一种不可猜测的眼神看着他母亲的房间。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感到一阵令人战栗的寒意。莫非他又有什么预感?还是他母亲房间里有什么秘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