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来: 第八百八十一章 眼神(1/7)

    陈平安双指捻动手中的那根青竹筷子,“怎么说?”

    陆尾说道:“能活就活。”

    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此刻形势不由人,说软话没有用处,撂狠话一样毫无意义。

    就像陆尾之前所说,山高水长,希望这位行事跋扈的年轻隐官,好自为之。天地四时交替,风水轮流转,总有重新算账的机会。

    陆尾似乎有了决断,犹有闲心瞥了眼那根仅剩的青竹筷子。

    陈平安之前以一根筷子作剑,直接劈开一张替身的斩尸符。

    这等剑术,如此杀力,只能是一位仙人境剑修,不做第二想。

    关键是这一剑太过玄妙,剑道轨迹,就像一小段绝对笔直的线条。

    一剑递出,剑光直落,无视光阴长河的流淌,无视天地灵气的聚散,这就是传说中的术近乎道。

    而天底下最直道而行的神灵“神通”,就是比万千术法更早雨落人间的剑术。

    “不曾想陆老前辈如此硬气,陆氏门风终于让我高看一眼了。”

    陈平安问道:“能活就活?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死亦可?”

    陆尾嗤笑一声。

    想让我摇尾乞怜,休想。

    对于剑法,陆尾还真所知甚多。

    所谓的“不是剑修,不可妄言剑术”,当然是年轻隐官拿话恶心人,故意小觑了这位陆氏老祖。

    其实关于人间剑道和天下术法的渊源,中土陆氏不敢说已经掌握十之八九的真相,但是比起山上顶尖宗门,确实要知晓一部老黄历前边的太多秘密。

    别看陆尾这会儿的神色瞧着镇定自若,其实心湖的惊涛骇浪,只会比太后南簪更多。

    难道家族那封密信上的谍报有误,其实陈平安尚未归还境界,或者说与陆掌教悄悄做了买卖,保留了一部分白玉京道法,以备不时之需,就像拿来针对今天的局面?

    这个老祖唉,以他的通天道法,难道就算不到今天这场灾殃吗?

    斩断红尘线、跳出三界外,故而额外吝啬祖荫,不愿与中土陆氏有任何瓜葛牵连?

    只是你陆沉不照拂陆氏子弟也就罢了,只是何至于如此坑害自己。

    按照陆氏家谱上边的辈分,陆尾得称呼白玉京三掌教一声叔祖。

    陆尾心思急转。

    或者说是这位“剑主”,已经掌握了数条剑术大道?

    问题在于陆氏家族的那座占星台,并无关于此事的任何记载。

    在这件比天大的事情上,陆氏家主和那几位观测星象的观天者,以及那拨负责查漏补缺的岳渎祝史、天台司辰师,对自己这个离乡多年、即将回归家族的陆氏老祖,绝对不敢、也不宜有任何隐瞒。

    因为陈平安只要从那个古老存在,每学习到一条剑道,一种剑术,就会大道显化而生,引发天象异动。

    可能是某颗远古星辰的坠落,或是某段光阴长河的突兀干涸!

    在当年陈平安走上那座小镇廊桥之后,中土陆氏得知消息,立即就有了一番大动作,家主亲自领衔坐镇司天台,不惜耗费了极大精力,追踪此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敢有丝毫懈怠。

    将那几拨专门负责勘验剑道走势的陆氏观天者,这些年的闭关不出,形容成为“目不转睛”,毫不夸张。

    与陆尾同出宗房的陆台,当年为何会单独游历宝瓶洲,又为何会在桂花岛渡船之上恰好与陈平安相逢?

    就是陆氏百思不得其解一事,为何已经获得认可的“剑主”,一位新任“持剑者”,非但没有成为一位剑修,甚至没有学成任何一门剑术。

    所以才需要有人来到陈平安身边,就近观测此事。

    至于陆台自己则一直被蒙在鼓里。

    最终那个被家族寄予厚望、却选择忘恩负义行事的宗房子弟,狠狠摆了家族一道。

    就因为陆台在桐叶洲自作主张地泄露天机,差点将整个中土陆氏,连同宗房加上所有旁支,全部拽入一座无底深渊。

    陆尾是事后得知,当年在家族的那座司天台,因此出现了一口无止境的巨大古井,笼罩住所有的观天者,暗无天日。

    所幸这等古无记载、惊世骇俗的天地异象,只是一闪而逝,快得就像从无出现过,但越是如此,阴阳家陆氏就越清楚其中的轻重利害。

    一着不慎,即是覆巢之凶象。

    邹子可恨!可怕邹子!

    陈平安说道:“朋友的朋友,未必是朋友,敌人的敌人却可能成为朋友。邹子算计过我,也算计你们,所以说我们在这件事上,是有机会达成共识的。”

    陆尾不露声色,内心却是悚然一惊。

    陈平安神情闲适,手持一根竹筷,轻轻敲击已经翻转过来的桌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