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来: 第八百九十四章 天下皆知(1/10)

    渡口此行收获颇丰,因为裴钱竟然从一捆捆贱卖的书籍当中,发现夹杂了一批宫廷殿试卷秘档,名副其实的闱墨真迹孤本,汇总了一国将近百位科举状元的殿试文章,每一份状元考卷,都有鲜艳欲滴的朱砂红字,是历代皇帝御批“第一甲第一名”,除了策论正文,最后边还有读卷官职衔和姓名,虽说龙气浅淡,流逝极多,但是文气浓郁,算是实打实的捡漏了。

    陈平安分别翻阅了几份年月最久和最近的殿试考卷,随便记住了一连串的官衔人名。

    当时店铺旁边,一位身穿儒衫的消瘦老人看得目瞪口呆,大概是被陈平安的运气给震慑住了,犹豫了许久,才与陈平安开口询问,能否将这些考卷转卖给他。

    陈平安摇头笑道:“老先生,恕难从命。”

    老人洒然笑道:“君子不夺人所好,是我唐突了。”

    何况自己兜里也没几个钱,来这处山上渡口,不过是散心,哪有底气与这些山上仙师谈买卖。三颗神仙钱,雪花、小暑、谷雨各一,都是新帝赏赐之物,打算当做传家宝的。

    小陌心声道:“公子,方才这位老先生,对年月最近的几份考卷,好像比较上心,看到上边几个人名的时候,心境起伏很大。”

    陈平安说道:“老先生身上官气和沙场气都重,说不定是在殿试卷上边,瞧见了自己和同僚们的名字。”

    看到了一对鳌龙钮印章,两方没有边款的印文,让陈平安一见倾心。

    知足。知不足。

    金石气不重,也无名家落款,所以定然价格便宜,只是不单卖,作为添头附赠,客人得额外买下一件贵重货物。

    刚好陈平安还相中了一只紫砂石瓢壶,铭刻有“云中青鸟家乡,海底蛟龙世界”。就打算买下,回头随便送人。

    店铺标价三十颗雪花钱,如今桐叶洲的山上器物,但凡与灵气稍稍沾边,要是再加上点添油加醋的仙府“故事”,价格就会高得吓人,哄抬价格,争抢不休。

    其实是买贵了的,但是一想到身在自家渡口,行吧,就当是破例当个托?

    陈平安刚伸手拿住紫砂壶,就被人一撞肩头,抢过那只石瓢壶,转头与店铺掌柜大嗓门喊道:“说个价!”

    也没有计较什么,由着那人掏钱买下紫砂壶,陈平安挪步转去拿起一只寓意福禄寿的三色翡翠手镯,店铺标价十颗雪花钱。

    不曾想那个彪形壮汉身边的一个朋友,又伸手过来,陈平安轻轻一抬肘,挑起对方的手腕,笑道:“哪有你们这么买东西的。”

    其实陈平安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这拨人当中有个半吊子的青乌先生,手缩袖中,偷偷以一只造工粗劣的定宝盘的指针转向,大致判定流水财走向,而由于自家落魄山有个掌律长命,陈平安身上就沾了些财运,自然而然就被那个青乌先生误会想岔了,再加上先前的那批殿试卷秘档,对方才会想着陈平安挑中什么就买下什么,稳赚不赔。

    其实在山下的古玩行当,这倒是常有的事。

    手上这只镯子,陈平安是肯定不会让的,因为已经想好了送给谁。

    那个手拿定宝盘的半路青乌先生,笑道:“这位小兄弟,劝你还是割爱为妙,就算是山上神仙,可是出门在外,山高水深风大的,还是要小心啊。”

    这位洞府境神仙身边,还站着个身材壮硕的纯粹武夫,佩刀,悬一块极有年月的官家腰牌。

    如果压四境的话,就是位山巅境大宗师了。

    裴钱聚音成线,与师父解释道:“这拨人都是南边那个大夏朝的供奉,只是如今王朝分崩离析,光是称帝登基的,就有三个,一皇子两武将,都在争个正统身份,三方人马,前些年就开始派人在外搜刮钱财,手段都差不多,一路货色,好不到哪里去,不过这几块供奉牌都是宫中老物件,所以我也分不清他们是谁的手下……”

    裴钱骤然出手,竟然有人竟敢伸手想要搂住她的腰肢,裴钱一肘砸中对方面门,后者直接倒飞出店铺外。

    那个青乌先生怒喝道:“小心,是妖族!”

    店铺掌柜给吓得脸色惨白,实在是千疮百孔的桐叶洲,前些年被蛮荒天下那些妖族给害惨了,朝门外高声喊道:“赶紧传信灵璧山!”

    以往年年清明祭祖,坟前犹有纸灰飞作白蝴蝶,如今日落狐兔眠冢上,几家坟头子孙来,唯有无数新鬼哭旧鬼。

    得了那位青乌先生的心声密语,那个先前抢走石瓢壶的魁梧汉子,沉声一喝,衣衫当场崩开,上身裸露出两道刺青纹身,又是过肩龙,又是下山虎的。

    那个还留在店铺内的老先生沉声说道:“这种玩笑开不得。”

    裴钱转头望向师父,陈平安点点头,随意出手就是了。

    于是这拨来自旧大夏王朝的供奉老爷们,就一起去门外躺着享福去了。

    陈平安收起那只翡翠手镯入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