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来: 第九百二十八章 与诸君借取千山万水(九)(1/7)

    仰止突然以心声问道:“能不能让我跟那位道友聊几句?”

    陈平安停下脚步,扶了扶斗笠,似乎在与人商量些什么。

    片刻后,远处便响起一阵驼铃声,黄沙古道,驼铃悠悠,有人头戴幂篱,身穿一件碧色长袍,牵了一峰白骆驼,姗姗而来。

    大日悬空,烘烤大地,光线都是扭曲的,铺子里边那桌划拳的酒客,都纷纷转移视线,窃窃私语,牵骆驼的胳膊,露出一截白藕似的手腕,便开始猜测那女子的岁数了,不知相貌生得如何,有无可能是沽酒妇人的亲眷,芳龄几许,有无婚嫁……

    只是很快就被另外一幕奇异景象遮掩过去,在远处空中,有车骑掠过座座山头,往酒肆这边风驰电掣而来,巡视阵仗很大,文武佐官,神女宫娥,得有小二十号人物,排场就像那些公案小说里边的八府巡按,手持尚方宝剑,鸣锣开道,有胥吏扛那两块山肃水静、生人回避牌,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天上。

    陈平安与走到身边的青同点点头,然后挑高视线,仰见黄幔青油车中有一少年,丰仪瑰玮,面白如玉,一双淡金色眼眸,正好往酒肆这边俯瞰而来,只是扫了一眼那两个过路客,便不再上心,用上了望气术,不过是一个五境武夫,一个洞府境女修,这么一双山上道侣,成为山神龚新舟的座上宾,绰绰有余,只是还真入不了自己的法眼。

    在酒铺划拳的一大桌子精怪山鬼,纷纷停下吆喝,赶忙起身穿上衣物,着急了,都是就近胡乱拿了件衣衫穿在身,到最后便是瘦子挂宽衣、胖子衣衫紧绷的滑稽场景,只是时间紧迫,已经由不得他们换回衣物,一个个顿时头大如斗,谁不晓得那位府君最讲究那些虚头巴脑的礼数了,只求别因为这点狗屁倒灶的事被穿了小鞋。

    本地山神老爷与那少女河婆,都已离开酒桌,来到铺子外边,迎接顶头上司的车驾。

    双方一出一入,刚好与青衫斗笠的男子,头戴幂篱的“女子”擦肩而过。

    青同走到酒桌旁,没有摘下幂篱,只是掀起一角,看了眼仰止,嗓音清脆道:“仰止道友,喊我青同便是了。”

    仰止施展的那点障眼法,对青同来说,形同虚设,而在桐叶洲,青同其实经常能够见到仰止的身影,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那会儿的仰止,身为曳落河旧主,十四王座大妖之一,统领蛮荒两座军帐,地位犹在绯妃之上,真可谓是大权在握,大道可期。

    “随便坐。”

    仰止拿书中蒲扇指了指桌旁长凳,微笑道:“身为阶下囚,也没什么可讲究待客之道的了。”

    仰止在陈平安重新落座后,问道:“某人是不是忘了给酒水钱。”

    陈平安笑道:“这不是还没走,刚好新账旧账一起算。”

    仰止只当没听明白言外之意,转头望向青同,轻轻摇晃蒲扇,“剑气长城那边,都说跟隐官大人做买卖,肯定稳赚不赔,压大赢大,青同道友好眼光。”

    青同幽幽叹息一声,开诚布公道:“只是不得已为之,先与隐官大人问拳一场,再接了小陌的一场问剑,要是再不知趣,隐官大人都要将那半座剑气长城搬迁到桐叶洲了,我又能如何。”

    仰止笑道:“问剑?小陌?”

    青同一想到那个曾经在镇妖楼恢复巅峰状态的家伙,脸色微变,愈发无奈,“你先前已经猜出身份了,如今跟随隐官大人,不知怎的就以死士自居,还当了落魄山的记名供奉,在文庙那边,化名陌生,道号‘喜烛’,平时喜欢自称小陌。”

    仰止停下蒲扇,好奇问道:“比起万年之前,这家伙的剑术精进了几分?”

    青同苦笑道:“那会儿他剑术如何,我又不知底细。”

    仰止点点头,当年人间,最清楚小陌剑术高低的,除了那一小撮山顶剑修之外,大概就数她仰止最有资格说三道四了。

    如果小陌这拨沉睡万年的远古大妖,可以早醒个几年,然后一一入主英灵殿王座?能够与自己这些十四旧王座并肩作战?

    那么先前那场架,各大蛮荒军帐只需一路横推便是了,不敢说最后一定拿得下底蕴深厚的中土神洲,但是首先,南婆娑洲不会久攻不下,醇儒陈淳安兴许也能落个好名声?其次,金甲洲以北的流霞洲,只会被顺势拿下,皑皑洲那些墙头草只会随风倒,尤其是那个宝瓶洲,不管如今浩然天下谁来当家做主,仰止都可以确定一件事,等到战事结束,只会将一洲山河打得稀烂,导致人间再无宝瓶洲。苏子柳七即便重返浩然,一样徒劳无功,说不定除了白也,符箓于玄都会一并陨落在扶摇洲……

    想来自己,也不至于退路被阻,被囚禁在此,只能每天卖酒看书打发光阴。

    青同环顾四周,说道:“文庙在这边好像没有设置山水禁制?”

    仰止嗯了一声,“与小夫子有过一场君子之约,在方圆千里之地,我可以任意行走,只要不滥杀,就没有任何忌讳,而且我也无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