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来: 第一卷 笼中雀 第二十六章 好说话(2/4)

少女目瞪口呆,久久回神后,问道:“陈平安,你小时候脑子被门板夹过?”

    陈平安无奈道:“没有,小时候帮人放牛的时候,经常被牛尾巴甩过。”

    少女蓦然勃然大怒,一拍桌子,质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陈平安呆若木鸡。

    少女咧嘴一笑,朝陈平安伸出大拇指道:“眼光不错!”

    然后她弯曲大拇指,指向了自己,神采奕奕道:“但是我可不会答应,我宁姚喜欢的男人,一定要是全天下最厉害的剑仙,全天下!最厉害!大剑仙!什么道祖佛陀,什么儒家至圣,在他一剑之前,也要低头,都要让路!”

    陈平安涨红了脸,挠挠头道:“宁姑娘你误会了,我没喜欢你啊……”

    少女一挑眉毛,想了想,她身体前倾,眯起一眼,抬起一手,拇指食指之间空出寸余距离,心虚问道:“这么点喜欢,也没有?”

    陈平安斩钉截铁,语气坚定道:“没有!宁姑娘你放心!”

    少女收回手,重重叹了口气,怜悯道:“陈平安啊,你以后就算侥幸娶了媳妇,多半也是个缺心眼的。”

    陈平安坐在桌对面,开心笑道:“只要她人好就行。”

    少女对此不置可否。

    混吃等死,小富即安,飞黄腾达,就像她娘亲所说的,是因为各有各的缘法,未必有高下之分。

    只不过她爹对此也有不同意见,命里无时莫强求,不强求,并不意味着一点都不求,求还是要求一下的,如果最后仍是求而不得,则是另外一回事。

    当然这些话,她爹是绝不敢跟她娘当面说的。

    陈平安随口问道:“宁姑娘也是来咱们小镇求机缘来的?”

    少女没有任何藏藏掖掖,回答道:“我耗尽所有奇遇积攒下来的家底,加上一个人情,才换来进入小镇的这个名额,不过我跟那些人不一样,我不求什么机缘气数,只是想着让人帮我铸一把剑,最好能够合我的心意,至于锋利不锋利,能否承载海量剑气,是很其次的事情。”

    陈平安疑惑道:“铸剑?”

    少女说道:“就是那个打铁的阮师傅,他在你们这儿名声很大,还有个‘铁打不动’的规矩,每三十年只铸一把剑,他之所以愿意来此顶替齐静春,就是觉得此地适合开炉铸剑,我去碰碰运气,看他愿不愿意为我铸剑。实在不行的话,我也没辙,就当自己运气不好。”

    陈平安笑道:“好人有好报。”

    少女有气无力道:“没辙。”

    她瞥了眼少年,“你左手不疼?”

    陈平安愣了愣,“疼啊。”

    她怀疑道:“那你怎么看着不像啊。”

    陈平安天经地义道:“我就算满地打滚,大喊大叫,也不会就不疼了啊。”

    少女一拍额头,“真没辙了。跟我爹一个德行,不过你本事比他差远了。”

    陈平安笑着不说话了,安安静静望向屋外的院子。

    少女将那三袋子铜钱推回去,“我不要。”

    陈平安收回视线,轻声道:“宁姑娘,你有没有想过,我留着它们,不一定是好事情。见过齐先生之后,我更加确定这点。”

    少女决定一件事情后,就再不会更改了,摇头道:“那就是你的事情了,跟我无关。我想好了,报答救命之恩一事,我以后一定会偿还,而且绝对不偷工减料,要对得起‘宁姚’这个名字!但是你在这些年,一定要好好的,别一不留神就死了。你只要熬过这段时间……”

    一直很好说话的少年,第一次主动打断少女的言语,“救你的是陆道长,宁姑娘,所以你不用觉得亏欠什么,我如果当时不是觉得自己死定了,想着能够让陆道长为我爹娘多做点,否则我根本就不会开门。”

    少女冷哼道:“那是你的事情!”

    少年笑着重复她的话:“那是你的事情。”

    大眼瞪小眼。

    少女竟然率先败下阵来,自顾自头疼道:“假如你喜欢我,可我真的不能答应你啊。”

    陈平安双手抱住头。

    摊上这么个一根筋的奇怪姑娘,他也没辙啊。

    此时有人从院墙爬入院子,会这么做的人不作他想,肯定是刘羡阳,他小跑到门槛后,正要扯开嗓子,像是突然给人掐住脖子,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陈平安赶紧起身,来到刘羡阳身边低声道:“我这两天能不能去你那边住,这位姑娘可能要住我这里。”

    刘羡阳一把推开陈平安的脑袋,如苍蝇搓爪一般,搓手殷勤道:“姑娘,我家宅子大,物件也齐全,姑娘不嫌弃的话,去我家住,如何?”

    背对两人的黑衣少女平淡道:“嫌弃。”

    刘羡阳龇牙咧嘴,看着那个纤细动人的佩刀背影,不死心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