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来: 第一百零一章 坐镇山头(1/4)

    在一行人吃过早餐即将动身的时候,阿良牵着毛驴,突然让所有人稍等片刻,然后喊了句出来吧,年轻俊美犹胜女子的棋墩山土地,一身飘飘欲仙的大袖白衣,很快就从山巅石坪钻了出来,手里捧着一只长条木匣,弯下腰,对斗笠汉子满脸谄媚道:“大仙,小的已经备好了车驾,余下两百里山路,保管畅通无阻,如履平地。”

    阿良与昨天那个一刀制敌的家伙判若两人,和颜悦sè道:“辛苦了辛苦了,东西劳烦你先拿着,等到快要离开棋墩山辖境,你再交给我。”

    年轻土地受宠若惊,“大仙如此客气,折煞小的了。”

    阿良上前一步,拍了拍这位一地神灵的肩膀后,将白sè驴子的缰绳交给他,“那就不跟你客气了,还有那匹马,一并由你带去边界。”

    年轻土地大义凛然道:“应该的,为大仙担任马前卒,实乃小人的荣幸。”

    阿良转头看着李槐,小兔崽子方才吃饭的时候,为了跟他争抢一块酱牛肉,一哭二闹三上吊,无所不用其极,卖了他娘他姐不说,如果阿良愿意收下的话,兔崽子指不定连他爹都能卖给阿良,当然了,阿良没有心慈手软,最后气得李槐张牙舞爪就要跟阿良决斗,到现在一大一小还是剑拔弩张的敌对关系。

    阿良伸出拇指,指向自己身后溜须拍马的年轻土地,意思是你小子瞧见没,大爷阿良我在江湖上是很混得开的,以后放尊重点。

    李槐翻了个白眼,扭头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阿良没好气道:“动身动身。”

    言语落地片刻之后,就有三只背甲大如圆桌的山龟,依次登顶,它们背甲为鲜红sè,如同一大团火焰。当手持绿竹杖的年轻土地望向它们后,山龟同时缩了缩脖子,一物降一物,作为棋墩山名义上的山大王,年轻土地之前碍于修为束缚,数百年间一直无法收拾两条蛇蟒,但是其余气候未成的飞禽走兽,在他跟前,无异于市井百姓圈养的牛羊鸡犬。

    每只山龟背甲皆可容纳三人落座,年轻土地心细如发,在背甲边缘钉了一圈低矮栏杆,材质为就地取材的坚固硬木,充当扶手,以防那些贵客们颠簸摔落。李宝瓶,李槐和林守一,陆续爬上背甲,陈平安被李宝瓶喊到她挑中的山龟背甲上, 阿良陪着李槐林守一,朱河朱鹿这对父女自有一块清净地。

    李槐雀跃不已,当山龟动身后,孩子身形仅是微微摇晃,丝毫不显颠簸,竟是比那牛车马车还要舒适许多,虽然看似笨拙,可是山龟下山速度并不慢。

    李槐大乐,使劲捶打阿良的膝盖,“我的亲娘咧!这辈子头一回坐这么大乌龟背上,阿良,你这个缺德鬼总算做了件善事啦!”

    阿良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李槐,“你能长到这么大,看来小镇民风很朴素啊。”

    李槐转头望向林守一,“阿良是不是说我坏话了?”

    林守一正在闭目养神,好像在默默感受暮春山风的徐徐而来,对李槐的问话,置若罔闻。

    李槐贼兮兮望向阿良,试图从斗笠汉子的脸sè眼神当中找到蛛丝马迹。

    阿良板着脸正sè道:“是好话。”

    李槐瞥了眼阿良横在腿上的绿鞘长刀,又看了眼他腰间的银sè小葫芦,问道:“阿良,竹刀给我耍耍?”

    阿良摇头道:“你不适合用刀。”

    李槐皱眉道:“那我适合啥兵器?”

    阿良脸sè严肃,“你可以跟人讲道理啊,以理服人,以德服人。”

    李槐叹息一声,垂头丧气道:“不行的。”

    本来就是逗孩子玩的阿良真正有些奇怪了,“为何?”

    李槐抬起头,望向别处,绿树葱葱,偶有春花绚烂一闪而逝,孩子轻声道:“我嗓门太小,我娘说过,吵架的时候谁的嗓门大,谁就有道理。可是在家里,我爹不爱说话,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我姐也是扭扭捏捏的软绵脾气,闷葫芦得很,所以家里出了事情的时候,只要我娘不在,爹和姐两个人,就只会大眼瞪小眼,能把人急死。其实我也不喜欢跟人吵架,可是有些时候,坐在墙头看着娘亲跟人粗脖子红脸,就很怕哪天我娘老了,吵不动架了,咋办?我们家本来就穷,连屋子破了个洞也没钱修,我爹没出息,我姐长大后,又是注定要嫁人的,到时候如果连个吵架的人都没了,我们家岂不是要被外人欺负死?”

    林守一神意微动。

    阿良打趣道:“啧啧,屁大年纪,就想这么远?”

    孩子无奈道:“没办法啊,我娘总说家里就只有我是带把的,齐先生教过我们,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所以我必须未雨……那个啥了。”

    阿良笑着帮忙说出那两个字:“绸缪。”

    李槐摇头,“林守一,齐先生说过君子是要如何的?”

    林守一睁开眼睛,缓缓道:“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李槐指了指阿良,“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