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来: 第一百零二章 白虹平地起(2/4)



    小洞天往往被练气士俗称为秘境,用以区分大洞天,秘境内往往灵气充沛,但是相比十大洞天,其辖境地界残缺不全,前身可能是由旧址废墟,或是龙宫古战场等地构成,来历驳杂,甚至还有名为岛屿洞天的秘境,拥有许多在历史上神秘消失的上古仙岛,竟是在一条远古巨兽吞岛鲸的腹内。

    而竹海洞天,在三十六小洞天当中,名列前茅,盛产各种妙不可言的竹子,为历朝历代的仙家修士所器重,以此制成的种种法器,风靡天下。

    洞天之内,只存在一个地位超然的仙家势力,便是历史悠久的青神山,相传开山老祖曾经向儒家那位至圣先师请教学问,便携带有一棵年幼的功德竹,作为赠礼。之后它在儒家圣地“道德林”茁壮生长,反而是竹海洞天日渐消亡。相传此竹能够记载君子的功德、过失,是市井俗语“功德簿”的来源之一。

    在阿良和年轻土地闲聊的时候,陈平安坐在一块山石上,手里拿着那把半截柴刀,不远处是两颗惊悚恐怖的巨大头颅,对少年对视的头颅之后,蛇蟒身躯如两条山路弯曲蔓延出去,最终消失在山野树林之中,时不时传来树木被尾巴扫中崩裂的声响。

    陈平安一路行来,除了跟李宝瓶读书认字,再就是跟她学大骊官话,进展不错,咬字发音当然还带着浓重的小镇乡音,可寻常的交流,大致意思还是能够说个五六分明白,陈平安就把自己在大骊龙泉县拥有五座山头的情形,跟原本如临大敌的蛇蟒说了一遍,希望它们能够搬家去往落魄山,当然没有忘记把圣人阮师傅跟自己借山三座一事,也跟它们交代清楚。

    很明显,蛇蟒对骊珠洞天坐镇圣人这个身份的轻重,远比陈平安更有概念,就连始终眼神漠然的黑蛇在那一刻,也变了变眼神。一开始白蟒仅是听闻大骊龙泉县这个县名后,就微微有所意动,之后听说大骊朝廷已经派遣了钦天监青乌先生和礼部官员,共同勘察六十余座山头,大骊皇帝准备敕封不止一位的正统山神,白蟒双眼流露出无法掩饰的兴奋激动,忍不住蛇信狂吐,呲呲作响,结果被黑蛇用头颅狠狠撞了一下才安静下去。

    陈平安看蛇蟒并未当场拒绝提议,松了口气,继续说道:“我虽然对于修行一事,了解很少,但是无比确定棋墩山比起我家的那些山头,灵气肯定远远不如,你们在我家地盘上修炼一百年,说不定比得上这里的好几百年,而且阿良在来的路上,跟我说了些蛟鱼蛇蟒走江化龙的内幕,这条水路会走得很艰险,许多山神江神会故意刁难拦阻你们,所以我相信如果你们能够早早跟阮师傅、还有大骊当官的人,打好关系,以后那条路说不定能顺畅许多。”

    这些言语,前半段是陈平安自己琢磨出来的,后半段则是阿良自诩为泄露天机的锦囊妙计。

    陈平安沉声道:“有个教我烧瓷的老人曾经说过,山精鬼魅,山河妖怪,未必就能比人更坏。我看到你们之后,觉得这句话好像没什么道理,但你们是阿良降伏的,跟我关系不大,那么阿良愿意放过你们,我不好说什么。如果我有阿良那本事,你们敢惹上我,敢当着我面胡乱吃人……”

    陈平安提了提手中半截柴刀,死死盯住那条白蟒,“那你就不是只少了一半飞翅,昨天晚上我们的宵夜就是一大罐子炖蛇肉。”

    白蟒失去了飞翅,修为折损严重,本就心疼至极,此时被少年伤口上撒盐,本性冷血的畜生,此刻如人被当面揭开伤疤,勃然大怒,高高抬起头颅,骤然间身躯紧绷,就要向前扑杀这个碍眼可恨的少年。

    陈平安无动于衷。

    黑蛇随之而动,不是帮着白蛇对付草鞋少年,而是对着白蟒张开大嘴,迅猛咬住对方的脖颈,往后一甩,将那条身躯只有一半的“纤细”白蛇,狠狠摔了个七荤八素。

    年轻土地吓了一大跳,正要出手,让白蟒黑蛇安静下来,以免少年被误伤,自己也被两头畜生殃及池鱼,却听那斗笠汉子摇头轻声道:“别插手。”

    年轻土地有些疑惑,忍不住看了眼汉子,只见他依然斜靠着绿竹,一只脚尖点地,站姿慵懒,双手环胸,神sè平静。

    本是同类的蛇蟒展开凶狠对峙。

    陈平安站起身,只是没有离开石块,紧握柴刀。

    不知是相互交流了什么,白蟒终于逐渐安静下来,但是它望向少年的视线,依然凶悍异常。

    陈平安就这么跟白蟒直直对视,“如今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山里开山修路,你们进入山头修行后,不可为了饱腹而杀人,当然如果是出于自保,比如有修行之人进山捕杀你们,另当别论。如果你们得了好处,却坏了规矩,那么阮师傅就会出手。你们之前做了什么,跟我无关,但是如果答应进山,那么你们之后做了什么,就跟我有关。”

    陈平安一本正经道:“所以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

    黑蛇保持原状,寂静不动。

    白蟒仿佛气愤难消,虽然放弃了撕破脸皮的冲动,但哪怕大道之诱就在眼前,白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