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来: 第三百九十章 高明之家,法刀道士(1/5)

    官道上多豪车大马,或是一些装束鲜明的怪人,除了懵懵懂懂的裴钱,除了只看出有钱之外,陈平安三人的眼光,只会比那位递香人更好,如今在青鸾国游历、趟浑水的练气士,真的很多。

    裴钱估计还在心疼请香和题字的雪花钱,精气神没缓过来,病恹恹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愧疚自己的字写得最差。

    朱敛这次没怎么挖苦裴钱。

    所以这一路走得就比较安静,反而让石柔有些不适。

    按照正常路线,他们不会经过那座狐魅作祟的狮子园,陈平安在可以通往狮子园的道路岔口处,没有任何犹豫,选择了径直去往京城,这让石柔如释重负,若是摊上个喜欢打尽世间所有抱不平的任性主人,她得哭死。

    狮子园作为柳老侍郎的私邸,是京郊西南方向上的一处著名园林,柳氏是书香门第,世代为官,狮子园是一代代柳氏人不断拓建而成,并非柳老侍郎这一辈飞黄腾达,一蹴而就,所以在清廉二字上,柳氏其实没有任何可以拿出诟病的地方。

    曾经有好事者专门搜罗历代文人撰述狮子园风景的诗篇文章,收集成册后,版刻精良,据说各地书肆卖得还不错。

    只是他们行出二十余里后,河伯祠庙那位递香人竟然追了上来,送了两件东西,说是庙祝的意思,一只雕刻精美的竹制香筒,看大小,里边装了不少水香,再就是那本狮子园集子。

    陈平安没有立即接受河伯祠庙那边的馈赠,一手手心摩挲着腰间的养剑葫芦。

    汉子说得直白,眼神真诚,“我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了,但是说心里话,若是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陈公子能够帮狮子园一次,一来那头狐魅并不伤人,七八拨各路神仙前去降妖,无一例外,皆性命无忧,再者陈公子如果不愿出手,哪怕去狮子园当做游览风景也好,到时候量力而行,看心情要不要选择出手。”

    朱敛冷笑道:“怎么,你想要以道德二字压我家少爷?”

    汉子苦笑道:“我哪敢这么得寸进尺,更不愿如此行事,委实是见过了陈公子,更想起了那位柳氏读书人,总觉得你们两位,性情相近,即便是萍水相逢,都能聊得来。听说这位柳氏庶子,为了书上那句‘有妖魔作祟处、必有天师桃木剑’,专门出门远游一趟,去寻找所谓的龙虎山游历仙师,结果走到庆山国那边就遭了灾,回来的时候,已经瘸了腿,就此仕途断绝。”

    陈平安突然接过汉子手中的香筒和书籍,点头道:“我只能说去看一下,不保证一定出手。”

    汉子抱拳笑道:“如此才最好!”

    这位递香人原路返回河伯祠庙,没有提什么给陈平安领路去往狮子园。

    朱敛讥笑道:“一个做个蝇头小利的买卖人,不好好努力挣钱,偏偏学那侠客的古道热肠,真是不务正业。”

    陈平安笑道:“古道热肠不分人的。”

    石柔面无表情,心中却恨死了那座河伯祠庙。

    一行人需要折返一里多路,然后岔出官道,去往狮子园。

    裴钱小声问道:“师父,我到了狮子园那边,额头能贴上符箓吗?”

    陈平安点头,提醒道:“当然可以,不过记得贴那张挑灯符,别贴宝塔镇妖符,不然恐怕师父不想出手,都要出手了。”

    裴钱大声答应下来。

    陈平安突然问道:“既然这么怕,怎么不干脆拦着师父去狮子园?”

    裴钱怔怔,灿烂一笑,“大人的事,小孩儿说不上话哩。”

    陈平安哈哈大笑,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朱敛啧啧道:“裴女侠可以啊,马屁功夫天下无敌了。”

    裴钱冷哼道:“近墨者黑,还不是跟你学的,师父可不教我这些!”

    朱敛嘿嘿一笑,“那你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裴钱老气横秋地抱拳,还以颜色,“不敢不敢,比起朱老前辈的马屁神功,晚辈差远啦。”

    朱敛抱拳还礼,“哪里哪里,后生可畏。”

    有了一老一小这对活宝的打岔,此去狮子园,走得悠哉悠哉,无忧无虑。

    临近那座位于山坳中的狮子园,如果不算那条纤细溪涧和黄泥小路,其实已经可以称为四面环山。

    陈平安感慨道:“早知道应该跟崔东山借一块太平无事牌。”

    朱敛疑惑道:“大骊铁骑如今不才驻扎在宝瓶洲中部吗?又有观湖书院与之对峙,能否顺利南下,尚未成为定局,不然大骊宋氏就不用在老龙城那么大费周章了,还需要请动桐叶宗杜懋,这可是引狼入室的举措,很容易引起宝瓶洲公愤。藕花福地历史上,为此眼前利益,而最终失去立国之本的藩镇割据势力,数不胜数。”

    陈平安解释道:“跟藕花福地历史,其实不太一样,大骊谋划一洲,要更加稳健,才能有如今高屋建瓴的大好格局……我不妨与你说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