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来: 第五百四十五章 为何敢怒不敢言(1/8)

    光阴流水停滞之后。

    山高水深,天寂地静。

    黄师躲在深山当中,在有古松遮掩的悬崖峭壁之上,凿出了一个狭窄洞窟,刚好容纳他与大行囊,此刻凝固于光阴长河当中,大汗淋漓,一行四人访山寻宝,黄师一直以为自己可以随便打杀其余三人,不曾想原来他才是那个可以随便死的小人物。

    那个名叫金山的邋遢汉子,躲在一处湖边芦苇荡当中,身上贴有一张驮碑符,一脸呆滞。

    云上城沈震泽两位嫡传弟子,手牵着手,青筋暴起,显露出这对男女在这一刻的心神不宁。

    距离这对男女不远的那位龙门境许供奉,脸色铁青,眼神又有些恍惚。

    山巅众人,老真人桓云闭着眼睛,整个人尽显疲态,不知当下心念落在何方何处。

    武将高陵身披甘露甲,双拳紧握,似有痛苦神色。

    武峮眼神呆滞,一手捂住心口,应该是被一个又一个的意外给震撼得头脑空白了。

    众生百态。

    怀潜死后,替他当下那双指并拢随手一剑的金身神祇与元婴傀儡,从两张青色符纸变成了四张,那只装有很多剑修本命飞剑的金色镂空小球,先前滚落在地后,最终安安静静贴靠在栏杆处,还沾了些血迹。

    那一道剑气太过凌厉,以至于怀潜的魂魄和金丹、元婴都已瞬间粉碎,就连身上两件价值连城的咫尺物都当场毁弃,里边所有珍藏,自然随之烟消云散,化作浓郁灵气融入这方天地的山水当中。

    光阴长河的停滞,偶尔会散发出一阵阵七彩琉璃色的涟漪,如一粒小石子投入江河,动静不大,但是毕竟犹有小水花。

    山巅唯有那座道观废墟中的片片碧绿琉璃瓦,好似与停滞的光阴长河相互砥砺,散发出仙人秘炼琉璃瓦独有的一圈圈光晕。

    陈平安倒是习惯了这种处境,不是坏事,可以砥砺武夫体魄。

    他还曾经亲眼看到东海观道观老观主,在那藕花福地的三百年光阴长河当中,时不时拾取一颗颗米粒大小的金色碎块。

    不过陈平安没有直接去接住那团剑气。

    那孙道人笑道:“怎的,怕了?”

    陈平安点头道:“还是有些怕。”

    孙道人说道:“是你应得的机缘,与你认识的那位‘孙道长’,看待你的心善心恶,关系不大,放心收下便是。天底下所有自己不去求死之人,都不当死。最少在贫道这边是如此。至于自己求死的,要怪就怪靠山不够高,自家老祖的名号不够吓人。”

    孙道人说到这里的时候,瞥了眼那具尸体。

    一座中土神洲的前十人。

    比得整座青冥天下的前十人吗?

    真要与贫道掰手腕,贫道都怕你家老祖宗小胳膊小腿的,自己不敢递出来。

    不过孙道人的法剑与本命真身,都留在了青冥天下那座道观之内,而且在浩然天下又有儒家规矩压制,所以当下的孙道人,远远没有达到巅峰姿态。

    陈平安这才取出养剑葫,小心翼翼将那团无比精粹的破碎剑气收入养剑葫内,养剑葫顿时变得极沉。

    陈平安笑道:“长者赐,不敢辞。”

    孙道人一笑置之,收回视线,不见动作,狄元封、詹晴和柳瑰宝三人便瞬间清醒过来,置身于停滞不前的光阴长河当中,他们都有些头晕目眩,尤其是詹晴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稀碎了,整个人摇摇欲坠,只是咬牙支撑不让自己摔倒。

    不但如此,孙道人还将孙清和白璧两位金丹修士恢复如常。

    孙道人说道:“贫道打算收取你们三人作为记名弟子。不过贫道不会强人所难,你们是否愿意改换门庭,可以自己选择。记住,机会只有一次,问本心即可。”

    北亭国小侯爷詹晴毫不犹豫,跪地磕头谢恩,热泪盈眶。

    他看也不看一眼那位白姐姐。

    白璧怅然若失,能说话,却没有开口。

    因为她不知该是向他道贺,还是应该自己伤心。

    这一路都是芒鞋竹杖的狄元封,学那道门中人,向这位老神仙打了个稽首。内心翻江倒海,百感交集。

    想了想,大概是觉得礼数不够隆重,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久久没敢起身。

    拜倒在地,狄元封只觉得做梦一般。

    先是在洞府书斋那边,被那个看上去术法通天的高大老者,主动现身,说会收取他为开山大弟子。

    然后那个家伙就死了,换成了眼前这么个“孙道人”,说是要收徒。

    他狄元封到底是上辈子做了多少的积德善事?

    孙道人却没有对狄元封道破天机,本脉道缘一事,道破的时机,宜迟不宜早。

    他那师弟,当年便是芒鞋竹杖行走天下。

    只不过大道难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