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剑来: 第六百七十三章 针线活(1/4)

    陈平安坐在台阶上,卷起裤管,脱了靴子,放入白玉咫尺物当中。

    其余两件咫尺物,晏溟暂借给自己的那件,已经被送往丹坊请高人修缮,剩下一件道家令牌咫尺物,是用藻井与彩雀府府主孙清换来的,当时还额外挣了三十颗谷雨钱,天底下的生意人如果都如彩雀府这么爽利,别说是背着一座藻井跑路,陈平安就算背栋宅子都没怨言,当然宅子能像春幡斋、梅花园子这般被炼化为盆景,更是多多益善。

    那件与青冥天下孙道人有些渊源的咫尺物,已经托付阿良转交给了道家圣人。

    当下陈平安身上这件咫尺物,走过一趟敬剑阁,收拢所有剑仙挂像之后,咫尺物就被老大剑仙讨要了过去,等到归还之时,已经设置了一道隐秘禁制,连身为主人的陈平安都无法打开,不知道老大剑仙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陈平安沿着脚下这条名副其实的“神道”,独自去往牢狱底部,轻轻卷起袖子。

    人身小天地,天地大人身。

    这个说法,确实不可以简单以道家笼统语视之。

    这座连个名字都没有的牢狱,连同六头上五境大妖,关押着总计七十头妖族修士,撇开水牢少年在内的三位下五境不谈,地仙修士居多,皆是凶悍之辈,搁在蛮荒天下或是浩然天下,想必都是雄踞一方的豪杰角sè,它们无一例外,都在战场上杀过剑修,甚至大多不止毁掉一把本命飞剑。

    陈平安一路行去,大概是没了老聋儿压阵,几头原先沉寂躲避的上五境大妖,纷纷从牢笼雾障中现出身形,靠近剑光栅栏,或真身或人形,打量起了这个青衫光脚卷袖、还会说蛮荒天下大雅言的年轻人。

    有一头化作人形的大妖站在牢笼栅栏附近,中年男子模样,施展了障眼法,青衫长褂,相貌十分清雅,宛如书生,腰间别有一支竹笛,皎皎然,似有千古月sè盘桓不愿离去。他以手指轻轻叩击一条剑光,肌肤与剑光相抵触,瞬间血肉模糊,呲呲作响,泛起一股绝无荤腥的古怪清香,他笑问道:“年轻人,剑气长城是不是守不住了?”

    陈平安停下脚步,隔着剑光栅栏与大妖对视,点头道:“对于我们而言,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按照避暑行宫的记载,这位大妖化名云卿,真身是一头彩鸾,其羽是炼制道家羽衣的绝佳之物,故而大妖跻身上五境之时,天然拥有一件相当于半仙兵品秩的法袍。只是大妖云卿的羽毛,孕育极慢,在此被关押七百年,丹坊不过收集了七根,陆陆续续都卖给了三座道家宗门。

    大妖云卿笑问道:“岳青死了没有?绶臣可曾跻身上五境?”

    陈平安如实答道:“岳青没死。绶臣已是你们蛮荒天下最年轻的剑仙。”

    云卿点点头,道了一声谢,身形重新没入浓郁雾障,似有一声叹息。

    经过下一座牢笼,那头现出真身的大妖疯狂撞击剑光栅栏,后者坚固不可摧,牢内云雾翻摇,大妖徒劳无功,只是掀起了一股皮开肉绽的腥风血雨。

    大鳅在泥,以蛟龙之属为食,以求化龙。

    陈平安问道:“你们水族化龙一途,有无捷径诀窍?就像那天狐证道,只要天师府天师钤印狐皮上,就可躲开天劫。”

    许多鬼魅y物过江、上山,就需要与y德庇护之人结伴而行,就有机会躲过各地辖境的神灵追责。世间不知多少鬼物y灵,被山水阻隔归途、去路。不但如此,传闻还有许多蛟龙之属,走江一事,功亏一篑,就会手段迭出,寻找各种庇护之地,印章玉玺,甚至隐匿于某本圣贤书籍的两行文字当中。只是有些事情,陈平安亲眼相见,亲临其境,更多好似志怪传闻的说法,不曾有机会验证。

    大妖骤然安静下来,缓缓化作人形,是个面目枯槁的老叟,“小崽子,拿一斤鲜血来换!”

    陈平安说道:“半斤。”

    大妖本以为就是个逗乐解闷,不曾想这个年轻人脑子进水,还真讨价还价起来了?

    老叟双手攥紧剑光栅栏,双眼神采奕奕,放声大笑道:“看你这小崽子,年纪不大,也是个气血不俗的,心头精血,只需三钱。五脏六腑粘连着魂魄道路的鲜血,八钱。寻常鲜血,最少一斤!痛痛快快给了,爷爷我就传你一道价值连城的仙家口诀,莫说是蛟龙后裔,只需水族精怪,皆可化龙无碍。”

    陈平安始终安静无言,站在原地,等了片刻,等到那头大妖流露出些许惊讶神sè,这才说道:“曳落河秘传的那道开门术,就这么小打小闹吗?我见识过你家主子的手段,可不止这点本事。”

    眼前这头只隔着一道栅栏的大妖,其实已经悄然施展了神通,算是一门极为上乘的水鬼拖曳之法,精怪鬼魅以视线推敲心扉,心稍稍动,则五脏六腑皆摇,魂魄被摄,沦为傀儡。那条曳落河,是蛮荒天下当之无愧的大水之域,水族精怪势大。

    大泽江河的某些水鬼、水仙之流,喜好施展y毒的“替代换命之法”,拖人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