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原来我家徒四壁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原来我家徒四壁: 第4章 第四张钞票(1/4)

    第五章

    早上醒来时,彭彭和楚音都一脸疲态。

    昨晚一番闹腾,能睡好才怪。

    彭彭在洗漱,楚音先换好了衣服,下楼却发现客房空无一人。

    门大开着,被子被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床头,屋子里纤尘不染,像是从未有人来过。

    他走了

    楚音在书桌上发现了他留下的字条:

    楚小姐,

    谢谢你的帮助,将来若有机会,我会回报。

    字条很简短,没有落款。

    字迹倒是惊人的好看,力透纸背,一笔一划都蕴藏锋芒。

    字如其人,联想到他的外表,楚音总觉得他不至于为了钱财走投无路才对。

    不过萍水相逢,他人的心酸苦楚她也无从得知。

    彭彭洗漱完,从二楼蹦下来,由于昨晚的两次前车之鉴,她刻意放低了声音,谨慎地比口型:“他在干嘛”

    “走了。”

    彭彭一愣:“走了”

    “嗯。”

    “招呼都没打一个,就走了”彭彭没回过神来,回头看了眼阳台,“他衣服还挂在那儿啊”

    阳台上还挂着他昨夜换下来的衣服,白衬衫和黑西裤,洗净后晾晒了一夜,这会儿也干透了。

    楚音也愣了愣,“大概是忘了吧。”

    去公司的路上,楚音接到了秦茉莉的电话。

    她和秦茉莉的友谊可以追溯到婴儿时期,毕竟两人的妈妈就是最好的朋友,她们穿一条裤子长大也在情理之中。

    后来楚音的母亲去世,这对母女处处照顾她,只差没把她抢去秦家做女儿。

    反正楚意然每次看见秦茉莉就只想跑路。

    因为楚音会顾念楚放辉,但秦茉莉不会。

    秦茉莉天不怕地不怕,仿佛楚音的带刀侍卫,反正撸袖子就是干,正面刚,谁怕啊

    她可不怕楚放辉失望或是发脾气,毕竟又不是自己的父亲。

    反正先把楚意然收拾了,大不了拍屁股走人,等到楚放辉不在了,她再来找楚音继续刚那位白莲王。

    当初楚意然刚来星辉湖,和楚音头一次发生摩擦时,秦茉莉听说后,当晚就拎着一箱冰淇淋杀进别墅,往楚意然脸上糊了个遍。

    “再敢欺负人,下次直接把你扔出去。”

    楚意然哭着分辩:“我没欺负她,是她先推的我”

    倒的确是楚音先动的手,原因是楚意然动了母亲留给她的东西。

    秦茉莉理直气壮:“推你就推你,也不看看是在谁的家里,有你叫冤的份吗”

    楚意然:“”

    “你敢跟楚叔叔说,下回就不是一箱哈根达斯的事了。”

    那时候的楚音只知道有人替她出气,是在多年后才懂得,失意时能有人站在身后给予支持,是多大的福气。

    所以在秦茉莉不可置信地问她时:“你脑子进水了吗八竿子打不着的陌生男人,你让他在家里住了一晚”

    楚音想到的便是从前。

    给走投无路的人一点支持,也算是她的一点善意。

    “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吗”

    秦茉莉嘲笑她:“那你想过另外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吗可能你这会儿就没办法坐在去公司的车上了。”

    “那我在哪儿”

    “在社会新闻的头条上:男子自杀未遂,见财起意,女子在公寓内惨遭杀害。”

    “”

    楚音面无表情,很想挂电话。彭彭在一旁听见了全对话,笑得浑身颤抖。

    “总之今天不跟你逛街了,我昨晚没休息好,今天下班回去补觉。”

    秦茉莉的不满没能及时传达,电话里就只剩下逃避意味浓浓的嘟声。

    事实上,楚音这会儿就很困。

    看了眼表,还有十分钟才到公司,她跟前排的朱叔说:“我眯一会儿,到了叫我。”

    朱叔应声。

    彭彭也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和她一起打盹。

    两人在后座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一个急刹车,耳边传来轮胎与地面刺耳的摩擦声。

    惯性使然,两人朝前一扑,惊醒过来。

    窗外有家熟悉的711,公司已在不远处。

    楚音抬眼,“朱叔”

    朱叔大汗淋漓,一把解开安全带,“大小姐,好像撞到人了”

    楚音一惊,伸手就要开门。

    彭彭一把按住她,“别出去,我和朱叔下车看看。”

    朱叔脸色煞白,“现在是绿灯时间,前面也不是人行道,那个人突然冲到汽车前面,我第一时间踩刹车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