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原来我家徒四壁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原来我家徒四壁: 第18章 第十八章钞票(1/4)

    第十八章

    外卖吃到一半,楚放辉致电。

    “你那保镖呢,搬回来没”

    楚音下意识调低音量,拿着手机往外走,“回来了回来了。”

    “真的”怀疑的语气。

    “骗你干嘛。”

    楚音走进院子里,没好气地踢了一脚台阶,结果踢到脚趾头,疼得她嘶地一声,蹲下身一顿揉。

    楚放辉很有威严:“那你让他接电话。”

    “”

    当她是三岁小孩吗这么丢人,还要人证

    楚音抗议:“好歹父女一场,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吗”

    老父亲呵呵她:“上星期你说你那帐篷里住的是贵宾犬时,我们之间就没有信任这种东西了。”

    楚音:“”

    屋子里,阿城在吃卤肉饭。

    筷子僵持在半空,迟迟下不了手。

    他鲜少吃外卖,就算吃,也不会是这种东西。

    重油重盐,小作坊产物,基本卫生都没有保障

    真是虎落平阳不如狗。

    他眉头紧锁,半天才动了一口,肥瘦参半的肉沫与卤汁充分混合,入口即化。

    表情顿时一滞。

    这味道

    他又扒拉一口,然后飞快扫了眼院子里打电话的人,拿起外卖单一目十行,默默记住了店铺名。

    垃圾食品,偶尔吃吃也不会真要了命。

    脚步声蹬蹬响起,院子里的人去而复返,他飞快放下外卖单,若无其事继续吃饭。

    楚音面无表情把手机递给他,“有人找你。”

    “”

    通话结束后,阿城把手机还给她。

    楚音问:“他和你说什么了”

    “二十四小时看着你,不许擅离职守。”

    “然后呢”

    “开车遵守交通规则,不能拿你的生命安全开玩笑。”

    “就这些”

    楚音一脸怀疑,这点内容用不着讲十来分钟吧

    阿城顿了顿:“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让我和你保持距离,思想纯洁,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

    “”

    “”

    空气中传来噼里啪啦的电流声。

    不是暧昧,是尴尬。

    尴尬到楚音能用脚趾在地上抠出一副毛笔字,然后送给楚放辉同志:

    沉默是金

    两人对视片刻,各自移开视线。

    楚音干笑:“吃饭,吃饭。”

    既然开始“同居”了,那么很多东西都要开始着手准备。

    晚饭后,两人驱车去了趟超市。

    “生活用品的钱,我就从你工资里扣了。”楚音清清嗓子。

    阿城点头,“应该的。”

    不然又是给饭碗,又是提供住宿,结合楚放辉在电话那一席话,他也会觉得不妥。

    楚音和他四目相对,很显然,他们都想一块儿去了。

    阿城去推购物车,短短几步路,沿途不少人看他。

    明明只穿着普普通通的衣服,头发还略长,该剪了。无奈姿色过人,他大概身披麻袋也是一个好看的乞丐。

    楚音感慨地想,大概也只有自家老父亲才会觉得全天下人都对她有非分之想。

    以阿城的国色天香,不公私分明一点,明明更像是她觊觎人家的美色,想以助人为乐之名,行包养帅哥之实好吗。

    同住一个屋檐下,还是算清点好。

    楚音从没跟人合住过。

    当年楚放辉再婚,周棠带着楚意然搬去星辉湖,简直是场灾难。

    两个同龄青春期少女相处是什么场景

    鸡飞狗跳都不足以形容。

    鸡是发鸡瘟的鸡,狗是疯狗病的狗。

    后来读大学,楚放辉更是大手一挥,给楚音买了套房。

    “住什么宿舍呢,条件这么差,是人住的吗”

    他是不奉行穷养政策的,女儿小小年纪失去母亲,当然要捧在手心,好好当他的明珠

    甚至,因为楚放辉实在舍不得,当年明明可以留学,她也顺应父亲的希望,留在国内就读妈妈的母校。

    所以楚音至今没有与人同住相处的经验。

    一想到阿城毕竟是异性,以后两人在家多少有些不便,她就开始神游天外。

    半夜下楼吃东西,得谨记穿好内衣了。

    经期一定要妥善处理卫生棉条,不然被他看到不太好。

    收留他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等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