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姜堇娴楚白萧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姜堇娴楚白萧: 第2章 红颜未老恩先断(1/1)

    冷,全身都冷得发颤。

    今年汴京的冬日尤为严寒,更何况是终日不见y光的y冷地牢,姜堇娴双唇冷得咬出血,却又很快混合着泼来的水凝结成细碎的冰碴。

    但更冷的是她的心。

    姜妍妍,她的亲生,这么多年她在宫中多加照拂,视为唯一能够相依为命的,竟陷她于如此不义之地。

    ado哎呀,姐姐的脸se好差,念在我们姐一场,我先将你放下来休息一会儿。ardo姜妍妍柔柔道,让人解开倒钩姜堇娴手腕的铁链。

    ado为aheiahei为什么要这么做。ardo刚刚松开铁链的姜堇娴怀揣着恨意,想要质问。

    当初楚卫昭亲征边疆,生死不明的消息传回帝都汴京,皇位空悬,各方势力蠢蠢yu动。

    国不可一日无君,汴京乃至全国都暗流汹涌,为平息风波,姜氏进言推举煜王楚白萧上位,立姜氏nv为后,稳定国祚。

    楚白萧本是一介闲散王爷,如此才登基,后来听闻楚卫昭消息,已然是其杀回汴京之日。楚白萧撤下所有防卫,供大军长驱直入进汴京,多次送去书信解释,表明无心皇位,可随时归还,最后收到的,却是一封杀无赦的圣旨。

    他知再无回旋之地,连夜准备撤走,去接姜堇娴。

    楚卫昭驾崩多久,姜堇娴就在皇陵守灵多久,甚至于她被楚白萧册封为后时,都没有踏出一步。

    ado我不走。ardo当时姜堇娴已然灰败暗沉的双眸中重新亮起希望,踉踉跄跄地走出了墓室,全然没有听身后楚白萧的劝说,一言点出,在楚卫昭的眼中,她也是叛徒。

    姜堇娴因回忆而目光空洞,木然垂下头,喉咙里淤积的血苦涩无比。

    本以为,他会信的。

    姜堇娴悲恨中带着不解,看着眼前人。

    就像姜妍妍分明也清楚这一切,她本以为会帮忙解释,却一次次在楚卫昭面前颠倒黑白,抹去之前的一切。

    她染血的手刚刚触碰到姜妍妍的时候,后者的身t却柔弱无骨一般,惨叫一声跌倒,散乱了一头华贵的发簪。

    刚刚站立不久的姜堇娴因满身的伤痛,无力地跪在地上,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她明明没有用力。

    姜妍妍跌入一个有力的怀抱,美目中掠过一丝得意。

    见此,姜堇娴心一沉。

    折转回来的楚卫昭眼中满是冷意,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在跪倒的姜堇娴腹部,剧痛突袭,更多的鲜血从染血的衣裳渗出。

    ado陛下,我看姐姐太可怜了,就想放她下来一会儿,没想到她会这么对臣妾aheiaheiardo姜妍妍柔若无骨地缩在楚卫昭的怀中哭诉,ado还请陛下不要因此责怪姐姐,都是我不好,非要过来劝姐姐说出煜王的下落,惹姐姐不快。ardo

    楚卫昭的目光又冷了三分。

    姜堇娴痛苦地蜷缩在一起,惨白的脸庞在妖冶的鲜血衬托中,白得宛若一了无生机的碎瓷,心中悲凉,他只看到了姜妍妍差点摔倒,却看不见她的身上滴落的冰碴,流出的鲜血,每一分都痛得渗入骨髓。

    越来越多的血从腹部渗出,姜堇娴痛得直哆嗦,他方才踢的是肚子,而她已经有了身y。

    染血的手颤颤巍巍地伸出,却被楚卫昭不动声se地躲开,姜堇娴卑微地哀求道,ado叫太医,求求aheiahei你。ardo

    楚卫昭皱眉,不为所动,倒是姜妍妍转动着水灵灵的眼珠子,ado陛下,姐姐可能撑不住了,念在臣妾与她的姐一场,求陛下传唤太医。ardo

    太医前来,把脉过后,ado陛下,她怀了身y两月有余,可现在已经是动了胎气,需要即刻救治。ardo

    ado什么姐姐有喜了ardo姜妍妍惊讶道,即刻c促,ado那还不快保住孩子。ardo

    ado给朕打掉这个野种ardo楚卫昭松开姜妍妍,一步跨到姜堇娴面前,捏住她的颈脖粗暴地将她扯起来,ado姜堇娴,你好大的胆子。ardo

    两个月,这个孩子只会是姜堇娴与楚白萧所生。

    ado去取落胎yardo

    掌心越发用力,姜堇娴愈发感到窒息,眼前黑得眩晕一,手无力地抓住楚卫昭的手臂,ado放过孩子aheiaheiardo

    一字一句,姜堇娴都用尽了全力,到最后她的手再抓不住楚卫昭的手臂,无力地落下,再被狠狠摔在墙上滑落,滑出大的血迹。姜堇娴一边呛咳一边蜷缩身t,想要护住肚子。

    里面的孩子怎么可能只有两个月,明明早在楚白萧登帝当晚就已查出了身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