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姜堇娴楚白萧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姜堇娴楚白萧: 第4章 新后(1/1)

    入夜之后宫中张灯结彩,歌舞升平,因平叛有功,楚卫昭立姜妍妍为后,举国同庆。

    在幽寂荒芜的冷宫之中,姜堇娴睡在床上,盖着单薄的棉被,冻得嘴唇青紫,隐隐约约能够听到宫外懒散当值的宫nv在议论新后之事,时不时夹杂着对姜堇娴的j句嘲讽。

    当初她封为贵妃,宠冠六宫,皇帝夜夜宿在她宫中,外面流言盛传她妖媚动人,h乱君心。盛宠之下,嚣张跋扈,无人敢在她面前闲言碎语。

    现在呢姜堇娴扬起一丝嘲讽的弧度,曾经的温情ai意,早就在孩子的流产之后消失殆尽。

    一阵独属于nv子的轻快细碎脚步冲入,望着床上姜堇娴的满身伤痕,和包扎下不断渗出的鲜血,红了眼眶。

    短短时日,怎么就成了这般模样。

    南栀chou泣抹泪,ado堇娴姐姐,我现在就带你一起走,你一定会没事的。ardo

    ado南栀,你aheiahei你快走,被发现了就aheiaheiardo

    南栀眼神坚定,ado堇娴姐姐以前帮了我这么多,现在该轮到我报恩了。ardo

    还有一道人影跃入,后颈一痛,姜堇娴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再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棺材之中。

    拼命拍打棺材,姜堇娴急了,ado快放我出去ardo

    浑厚的男声透过木板,ado堇娴,别担心。ardo

    这个声音姜堇娴熟悉无比,她多年的好友,也是煜王麾下的得力g将魏迟恭。

    她被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所包围,在快要到皇城门口之时,暗处突然跳出来禁军,将他们团团围住,一时刀剑j接,兵戈铿锵。

    魏迟恭怒吼一声,手下数人一起拼命地抵挡。

    ado迟恭,快走,不要管我ardo

    棺材里面一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但姜堇娴还是能够感受到周围的杀机四起,还有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她绝望地一次又一次拍打棺材木板,精疲力尽之后,木板终于打开。

    可看到的,却是楚卫昭。

    ado姜堇娴,你以为你能逃得了吗ardo楚卫昭扼住姜堇娴的喉咙,高高抬起,再摔到满地尸t中央,坚y的铠甲磕得生痛。

    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姜堇娴开始在满地尸t之中寻找熟悉的面孔,认出了一个又一个魏迟恭的手下。

    始终没有找到魏迟恭的尸t。

    楚卫昭冷冷嘲讽,ado你找的,是他吗ardo

    一个首级滚落,瞪得浑圆的双眼,愤怒的眉宇,血r模糊,俨然是魏迟恭的脸面。

    ado迟恭ardo

    他竟然杀了迟恭

    颤抖着双手抚上未闭合的双眼,姜堇娴心如刀割,眼前血红一。

    ado楚卫昭,我杀了你ardo姜堇娴凄厉大喊,chou出地上染血的长剑,不顾一切地冲向楚卫昭。

    却在仅仅只有一寸的时候,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了楚卫昭的身后,是被制f的南栀。

    ado放了她aheiaheiardo姜堇娴声音沙哑得像是残破的墙漏出的风,手中刀剑咣当一声掉落。

    南栀侍奉她多年,j乎可以说得上是情同姐。

    姜堇娴的话语中带上哀求。

    她不能再看着南栀死去。

    楚卫昭勾起冷意的笑,ado求我。ardo

    j乎毫不犹豫,姜堇娴跪了下去,一次又一次磕头,本来就血染的额头变得血r模糊更为恐怖。头发被拉扯而起,楚卫昭面无表情地打量着做出这般卑微姿态的姜堇娴,心头不知道为何更加燃起怒火。

    这么多年来,她从未有求于他,而短短的两日,她竟然相继为了一个野种,一个身份低微的宫nv磕头求情

    ado斩ard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