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替嫁王妃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替嫁王妃: 第4章 朝阳的求生欲(1/1)

    双手握紧到咯咯作响,萧君泽冷眸看着朝阳,恨不得将所有的怨恨和怒意都发泄在她身上。“她不配”

    除了慕容灵,谁也不配做他的妻。

    朝阳眼神闪躲,她不敢看萧君泽的眼睛。

    太过可怕,仿佛要将她燃烧殆尽。

    “嗯”脱臼的手腕被木怀臣接上,朝阳暗暗的吸了口气,可内力却被剧毒散去,无法调动。

    她如今就是个废人,任人宰割。

    可朝阳很清楚,她不能死。

    惊慌失措的抓住木怀臣的手腕,朝阳求救的看着对方。“救”

    她想活下去。

    木怀臣楞了一下,被眼前女子的双眸吸引。

    他从未见过那么干净的眸子,水波涌动,勾引心弦。

    “嘭”见朝阳拉扯木怀臣,萧君泽的怒意瞬间涌上心头,一脚将朝阳踹开,冷眸威胁。“狐媚的东西,谁教你如此勾引男人。”

    萧君泽自己也承认,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长得很美,美中还带着一股异域的神秘美。

    尤其是那双眼睛,让他觉得熟悉,但却妖魅。

    “我听闻西域有一种专门勾人的媚术,这女人五官深邃妖魅,定然有西域血统,会不会是沈清洲派来”木怀臣只是怀疑。

    朝阳被摔在地上,忍不住吐了口鲜血,全身麻木。

    果然,没有人能救她。

    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

    “管她是什么人,料她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既然沈清洲把她赏给本王,那本王自然也不能驳了他的好意。”萧君泽冷笑。“来人,把这女人带下去,好好看看是什么狐媚妖精。”

    木怀臣愣了一下,想阻止,可却自知自己是什么身份,管多了反而不好。

    朝阳惊慌的看着萧君泽,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他面前,不停的磕头求饶。

    除了求他,朝阳别无他法。

    “砰”砰砰的磕头声让人心疼,朝阳皙白好看的额头被磕出血迹。

    “呜呜”可萧君泽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示意下人动手。

    惊慌的挣扎,朝阳颤抖着手指去蘸取地上的血迹,刚刚复位的手指麻木但却可以活动。

    “等一下”

    朝阳被拖走,木怀臣在地上看到了她用血画的图案。

    是个方形的框架,东南方向个一点这是军事简图的画法,一个替嫁的妖女怎么可能会知晓这些

    “王爷,让她把图画完。”

    萧君泽也看到了地上的图案,眉宇间的暗沉越发浓郁。

    朝阳惊慌的撞开身边的人,跪在地上,用自己的血迹,颤抖着在地上画布防图。“呜”

    西北方向,朝阳目光灼灼的看着木怀臣。

    见木怀臣疑惑,朝阳在地上写了两个字。

    逼宫。

    倒吸一口凉气,木怀臣抬头看着萧君泽。

    沈清洲和裕亲王的人这般等不及了,要逼宫

    朝阳求生欲极强的看着萧君泽,指着西北方向,那里是紫禁城的薄弱点,边防有缺口。

    “这女人的话能信”萧君泽显然不相信朝阳。

    朝阳惊慌的看着木怀臣,继续指着西北偏南的位置,那是裕亲王的亲兵集结处,他们现在派人悄悄查看便是。

    “你是如何知晓。”木怀臣柔声问着朝阳。

    朝阳惊慌的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然后指着自己的眼睛。

    她天生过目不忘,听到了沈清洲和裕亲王的计谋,还看了他们的战略图。

    “来人,秘密前往城外嘉南方向,不可打草惊蛇。”萧君泽还是让人去探查了。

    “若是骗本王,本王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冷声威胁,萧君泽深意的看了眼地上的血图,若这女人没有骗自己裕亲王如此迫不及待的逼宫,倒是给足了他机会。

    朝阳松了口气,垂坐在地上,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你叫什么名字”木怀臣好奇的问了一句。

    朝阳。

    朝阳在地上写了两个字。

    沉默了片刻,朝阳再次写。

    避暑山庄。

    她想告诉萧君泽,救他的人不是慕容灵,是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