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第九章 训练(求推荐票)(1/2)

    热汗从额头滴落,上川悠仁的视线有些模糊,虽然他仍然可以通过双生怨婴看到北月,但是这么长时间的训练,对他的精神也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脑袋昏沉,甚至只能够靠着意志坚持下来。

    不过这个时候,上川悠仁可不敢喊停。

    因为北月说过,要击打到敌人才算结束,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在北月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喊停,那真的就是将自己的生命交给北月的心情了。

    淦,如果自己上辈子有这么好的老师,恐怕清华北大已经任意挑了了吧。

    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上川悠仁一边在心里吐槽道,一边通过呼吸来调整自己的身体状态,这是他从德玛西亚锻体术中现学习到的方法,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原因,这个方法以外的好用,再配合治疗宝珠的加成,他才可以坚持到现在。

    “右边。”北月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

    上川悠仁的大脑如同超负荷运载一般,出现了明显的卡顿,即使耳朵已经听到了,但是大脑仍然需要一两秒钟的时间来处理。

    冰冷的地面触感让上川悠仁大脑清醒了一点,他甚至有点想要躺在地上装晕,不过想到北月的性格,上川悠仁决定还是暂时放弃这个诱人的想法。

    他撑起身子站立起来,同时思索着怎样达标。

    之前的训练中,他已经适应得很快了,而且在不断地调整,想要将德玛西亚重剑术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

    但对面的北月好像知道自己极限一样,自己在不断地适应战斗,他也在一点点地变强。

    所以自己真的想要达标,就只能够在瞬间突破现有的极限,就像佛教所说的顿悟一般。

    上川悠仁逮着自己的左手咬了一下,利用短暂的疼痛,让自己的精力集中一些,他现在几乎要不能思考了。

    不能思考

    上川悠仁的瞳仁中微微放光。

    无念无想之境

    不过这是传说之中的境界,现在自己肯定无法达到。

    未必。

    上川悠仁立马否定了自己。

    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亚索的身影,接受了亚索的记忆碎片之后,他虽然无法理解,但是并不妨碍到这是记忆,或许也算是身体记忆

    不管了,死马只能当活马医了。

    现在自己思维几乎处于停顿状态,被动地处在类似于无念无想之镜的状态之中,或许真的能够成功。

    毕竟自己可是1000场的老亚索了

    上川悠仁努力让自己和记忆中那个身影重合,他没有去管什么气,万物律动,抛开了一切的知见障,他的所有思维都集中在一点上,那就是斩出相同的一刀。

    “左边。”北月的声音再次传来。

    “面对疾风吧”

    上川悠仁没有去理会北月口中的进攻方向,他现在心里只有挥刀这一个念头,虚幻之中,一阵轻吟的刀鸣声传来,接着上川悠仁仿佛和手中的刀共鸣了一般,他听到了更多。

    金属划破空气,如同流水,气流围绕着刀身旋转,开辟出新的天地。

    一抹新月之色在北月和上川悠仁之间照耀,如同渊潭沉碧。

    北月眼前一亮,他的身后一个赤色的手臂伸出,替他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上川悠仁意识模糊间说道,“我做到了。”

    下一刻,他昏倒在地上。

    北月看了看赤鬼被砍出伤口的手臂,又看了看上川悠仁,“你是一个真正的天才。”

    这次的训练真是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啊。

    训练的目的有两个,第一就是通过高强度的运动,让身体能够吸收药效,而不是让药效凝聚在胃部,那样是会死人的。

    北月自己也服用过这个药,所以自然知道这个药的全部禁忌。

    在这一方面,上川悠仁就已经表现得很出色了,他整整坚持了三个小时,身体几乎完全吸收了药效,也就是说这个药的副作用对他要比想象中的小很多。

    第二就是让上川悠仁抱有同归于尽的决心,而不是只将注意力放在抵挡自己的攻击之上。

    在面对实力相差巨大的敌人的时候,只有放弃防御,不顾一切,才能够让对方忌惮,死中求活,这也是超凡世界中要明白的一个道理。

    或者应该说黑暗森林法则盛行的世界都要明白这个道理,在动物界即使最凶猛的狮虎,一旦在猎物发狂的时候,也很有可能放弃到手的食物,因为受伤可是一件严重的事情。

    不过这一点上川悠仁表现的很差,他太惜命了,当然北月也能够理解,毕竟在和平年代成长的新一代,都有着这样的特点,这并不能算是缺点,但在某种时候会转化成为自己的弱点。

    而最后那道刀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