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第十八章 反杀(1/2)

    小丑并没有给上川悠仁更多的思考时间,哑光处理之后的匕首,带着幽暗冲向了被禁锢住的上川悠仁。

    面对袭击而来的小丑,上川悠仁指挥着怨婴使用抱抱技能,同时疯狂的鼓动自己的灵力,挣脱缠绕在四肢上的奇异能量。

    灵力如同绳索,帮助上川悠仁一点点地脱离泥潭。

    看到扑面而来的怨婴,小丑嘴角的笑意更甚,怨婴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小丑如同之前一样,身体折成一个诡异的姿态,躲过了怨婴的拥抱。

    不过这次他没有撤退,而是如同猎豹一般扑向了近在咫尺的猎物。

    “抱抱。”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小丑脑海中响起。

    自己中招了但明明躲过了那只怨婴

    小丑低头看向冰冷的声音来源,另外一只怨婴带着欢喜神色抱着小丑的大腿,同时发动怨缚和灵魂吸食技能。

    它的兄弟在小丑精神被禁锢的时候,也从另外一个方向抱住了小丑,“我也要抱抱。”

    两只怨婴的力量完全牵制住了小丑的精神力。

    上川悠仁瞬间从没人控制的影缚之中解脱出来。

    手中的短刀刹那如同青色的新月一般升起,一颗带着迷茫的头颅落下。

    上川悠仁看向离自己只有三十厘米的匕首呼出一口浊气,拍了拍一脸茫然趴在尸体上的两只怨婴,“走了。”

    走下了擂台之后,北月笑着鼓掌,“战术运用的不错。”

    “如果老师你能够教我几手真的阴阳术,我也不用装样子唬人了,远程炮台才是男人的浪漫啊。”

    上川悠仁之前如同紧绷的弦的精神放松下来之后,只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接连三场的死斗让他收获很多,不止是在抽卡上,而现在他只想要回去倒头大睡。

    汽车缓缓驶离了极乐天都的庄园,上川悠仁有些发神地看向天空中逐渐圆满的月亮,虚境的开启是33天之后,那个时候的月亮应该很圆吧。

    “任何的失神都是不可取的。”北月的声音将上川悠仁从发呆中拉了回来。

    上川悠仁凝重地看向北月,对方不是那种喜欢废话的人。

    “现在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要听哪个”北月一边开着车,一边微笑着说道,半开的眼中一抹光晕流动,仿佛是倒映着天生的明月。

    “好消息吧。”上川悠仁的身子紧绷,握紧了短刀刹那。

    北月仍给了上川悠仁一个纸袋,“这是你今天晚上努力的报酬。”

    生死擂给选手的出场费当然不可能少,上川悠仁打开袋子看了一眼,10000円的纸币捆好一叠,一共有10叠。

    1000万円,相当于100万元,这个钱来得可真快。

    “坏消息是因为你是新人,所以出场费只有老人的四分之一,当然下次会多很多,甚至如果常驻的话,还可以签一份不错的人身保险哦,死亡之后的受益人你不如填我吧。”

    “填世界红十字组织。”上川悠仁面无表情地说道,“没想到老师你还有这样的恶趣味。”

    汽车缓缓地停在了荒无人烟的路边,北月解开安全带拍了拍上川悠仁的肩膀,“但愿等会儿不会将这辆车打坏吧,不然我们就只能够走着回去了。”

    上川悠仁跟着北月走下车,“极乐天都也太不正规了,赢了钱都走不了。”

    “极乐天都虽然强大,但是也有其局限,五公里的保护范围不小了,只不过你最后杀的那名小丑可是别人的天才,自然会有人来试试我们的成色。”

    北月随意地说道,宽大的狩服衣摆在夜风中飞舞,如同盛开的白樱。

    上川悠仁看了看一身臭汗和穿着短袖的自己。

    果然强不强是一时的事情,帅不帅是一辈子的事情。

    而且很帅的人一般都很强。

    自己以后也要当一个大帅比。

    “那个小丑”

    上川悠仁对自己最后一个对手可是记忆犹新,对方的能力综合起来可比自己这个半吊子的阴阳师强多了。

    “如果不是擂台战,现在和他遭遇,死的人一定是你。”

    “为什么”

    “因为他是伊贺流的忍者。”

    话音落下,月色下的阴影之中穿出了四道身影,带着凌然的杀意。

    “风刃。”

    北月宽大的衣袖飘舞,如同一朵白云,口中的咒言像春雷般绽放,空气化作数十道利刃以两人为中心,带着尖锐的呼啸声射向从阴影中穿出来的身影。

    下一刻四道身影被风刃撕裂,重新化作阴影融入黑暗之中。

    “明光。”

    北月的眼睛第一次完全睁开,月色仿佛受到了某种指引,方圆几十米都被笼罩在明亮的月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