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第228章 冲突(1/2)

    “被暗算了。”

    青狐从桌面上拿起一份文件,递给了上川悠仁。

    “这是什么”上川悠仁问道。

    “调职令,我现在暂时没有办法庇护你了,而之前神赐之酒的事情在这次盂兰盆节发酵爆发,你也牵连在里面,北月那个家伙靠不住,所以我给你找了个靠得住的人。”

    “青狐老大,你对我这么好,我可是会往不好的方向想的。”上川悠仁接过文件,边看边开玩笑说道。

    “哪方面不好的想法”青狐脸上丹凤眼上挂着笑意。

    “霸道女上司包养颓废小职员”上川悠仁看完了青狐递过来的文件,上面将自己调到了后勤组。

    “想得美,老娘要包养也不会选你这个小屁孩。”青狐操起一旁的文件,卷成卷,跳起来在上川悠仁脑袋上敲了一下,随后露出些许无奈地神色,“我知道你上次剑斗之后自信心膨胀,但现在的局势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你避一避是一件好事,这样老娘的投资才不算白费。”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青狐随意地开口道,“进来。”

    门外走进了一个斯斯文文的男子,四十岁上下,带着黑色的眼镜,身材瘦高,目光在上川悠仁身上停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青狐说道,“上面的文件已经下来了,经过研究决定暂时撤销你领导的第四特别行动组,因为你已经无力应对浮世绘町的变局,同时高层对你这次的行动疏漏表示很不满,决定暂停你警视正的职务和福利,请你移交关于鬼大将之子的保密文档。”

    “这么快就卸磨杀驴吗”上川悠仁皱着眉头道,转身看向了来人。

    而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轻佻的声音,“刹那警视,你恐怕是最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

    一位拄着拐杖,头发稀疏,眼神阴郁的老者出现,他周身缠绕着浓重的鬼气,穿着宽大的狩服,上川悠仁在对方狩服上的家徽上停留了一下,“花开院家的人”

    他已经不是才进入超凡界的小白,对于阴阳道御五家的家徽并不陌生。

    老者嘿嘿地笑了笑,并不在意上川悠仁,目光重新投在青狐身上,“刹那警视在执行任务关键时期擅离职守,本身又和真理会的北月牵连,我已经申请了临时调查令,青狐警视正如果没有异议,我就将人带走了,对了,老夫忘了,你已经被停止了警视正的职务。”

    呦呵,原来是冲着自己来的啊,怪不得自己一回来就闹了这么一出,上川悠仁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下一刻一道刀光在他和老者,中年之间亮起。

    “老夫可不是你之前遇到的杂鱼。”老者重重地跺了跺拐杖,木头敲击着地板的声音响起,浓厚的领域以他为中心扩张,黑色的薄膜如同天幕一般将这个办公室包裹住,无数阴森的妖魔之力形成滑腻腻的触手,从周围的空间中生长而出,在老者冷笑的目光中,缠绕向上川悠仁。

    刀光毫无阻碍地斩断了眼前老者,将其从左肩一分为二。

    后者化作两道墨水般的阴影,重新融入地面,然后在不远处凝聚成型,带着不屑的目光,“老夫已经说了,我不是你之前遇到的那些杂鱼。”

    他刚想要指挥着周围的触手,擒拿住上川悠仁,却突然发现自己不能动了,或者说从左肩向下,一道璀璨的刀光如同碧玉般亮起。

    片刻之后血肉一分为二,整齐地如同镜面一般,甚至里面流动的鲜血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向四周喷射,半边心脏仍然在跳动着,画面诡异而又静止。

    “啊”老者痛苦的响声似乎让时间重新开始流动了起来。

    一道细长的刀痕以上川悠仁为中心,将整个领域一分为二。

    数位式神从老者身后浮现,一位口中吐出细丝,如同金色的丝绸,将老者受伤的身躯包裹住,另外的式神带着狂暴的妖魔力冲向上川悠仁。

    三道刀光再次亮起,上川悠仁随意地就像是切菜一般,一步步走到惊恐的老者身边,而这个时候,和他身影交错的三位青铜阶妖魔头颅和身躯才开始分离。

    一脚将眼前的老者踹在地上,后者恐惧地看向仍然一脸平静的上川悠仁,“你不是上川悠仁,你究竟是谁这里是十三课的底盘,代表着政府的颜面,你不能杀我”

    他到现在都没有想通,刚刚那一刀为什么能够破除自己在领域中释放的替身术,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样将他一分为二。

    但他知道眼前的人绝对不是他能够抗衡的,为了求生,他只能够用十三课来压迫对方,即使可能会激怒对方。

    上川悠仁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对方,“别叫了,我们简单一点,我问你答,阴阳术里面的抽魂炼魄大家都知道,死亡不是最后的终点,我不喜欢将事情复杂化。”

    老者不敢继续动弹,眼神的余光看向不远处同样震惊无比的中年,露出哀求的目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